#Entrepreneurs — 04.03.2021

頌揚女性企業家

法國巴黎銀行財富管理亞太區行政總裁滕雅諾

全球女性企業家的人數持續上升,佔全球獨資企業的38%。[1]這些女性在改善生計的同時,亦為其社區和經濟帶來貢獻。在3月8日國際勞動婦女節前夕,我們藉此頌揚女性企業家的興起。

Celebrating women entrepreneurs

選擇創業的女性數目趨升,當中不乏各種理由,包括工作靈活性較高、有機會實現夢想,以及可以繞過傳統上視為限制女性發展事業的「玻璃天花板」。創業亦有助婦女取得與個人實力相符的報酬,由於現時兩性薪酬的差距仍高達23%,創業無疑能夠帶來顯著的優勢。[1]多個發展中經濟體的兩性薪酬差距急劇擴大,而由於婦女進入正規勞動力市場時面臨極高的門檻,因此她們通常選擇創業。

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包括所有人都能獲得體面工作的宏願。然而,在2020年只有不到一半(46.9%)的婦女參與勞動市場,低於1990年的51%。[2]新冠肺炎疫情加劇現有的不平等情況,發展中經濟體尤為如此。隨著數百萬女性在去年失業或被迫休假,麥肯錫最近的研究估計,在已發展經濟體中,四分之一的女性有意離職以「減慢事業發展速度」,主要原因是她們難以在家庭責任與事業之間取得平衡。[3]這種情況令人憂慮,因此在提升性別平等和為女性提供體面工作方面,女性企業家的發展變得更為重要。

支持女性創業的理據

賦予女性工作權利會帶來許多好處,經濟獨立是其中之一。對於經濟體而言,這有助提高生產率和帶動增長。事實上,如果在2025年之前能夠把女性參與就業比率佔全球勞動力的比例增加25%,全球國內生產總值將增長5.3萬億美元。[4]

單是在美國,女性擁有的企業數量在2014年至2019年間增加21%,創造超過1.9萬億美元的年度收入。[5]

根據《全球創業觀察》,婦女的工作目標較傾向於取得穩定的財務成就,而不是出售企業獲利。她們有較大機會將利潤再投資於企業,失敗的可能性亦較低:全球企業平均倒閉率方面,女性較男性少約10%。[6]

偏見和障礙

然而,受現有偏見的影響,女性企業家確實面對劣勢,包括對性別角色和女性擔任領導職務的文化態度、缺乏教育和技能、商業網絡傾向於以男性為中心、媒體對企業家的描述,以及機構與監管結構和支緩。

然而,女性企業家面臨的首要問題是融資途徑有限。僅在美國,2020年的創業基金資金中,女性創業者只獲得2.3%。[7]不少因素導致這個情況:創業基金者傾向投資於由背景相似人士經營的初創企業。由女性創業基金平台Women in VC進行的研究顯示,美國的創業基金公司中只有5.6%由女性運營,而僅有4.9%的創業基金合夥人是女性。[8]另一項調查發現,女性可能需要比男性提供更強有力的概念驗證才能說服創業基金公司投資。[9]然而,女性亦會受到自身偏見的影響,更有可能自願退出信貸市場,並認為其申請將會被拒。[10]因此,女性傾向以個人財力或營業利潤來建設公司,因而限制業務發展。

更強大的網絡

社區能夠透過眾多方式支持女性企業家。具體而言,我們可以鼓勵女性探索各種融資途徑,在促進業務增長的同時,亦能保留公司股權。眾籌興起亦帶來新的契機。普華永道最近的研究報告指出,全球而言,女性達致融資目標的成功率高於男性32%。[11]

創業基金公司亦可任命更多女性,因為她們有較大機會投資於由女性領導的企業。另外,創業基金公司可以減少對「獨角獸」(通常由男性主導的科技初創公司)的關注,轉為重視「斑馬」(既能發揮社會影響力,亦能帶來財務回報的公司)。由於這些「斑馬」的失敗機會較低,因此有助降低整體投資組合的波動性。[12]在全球的社會企業家中,女性估計佔45%,反映女性更有可能經營這類企業。[13] 

在賦能、頌揚和支持女性企業家方面,女性創業日組織(Women’s Entrepreneurship Day Organisation)等非政府組織亦發揮顯著作用。除了慶祝正式的女性創業日,它們推動由女性領導人、創新者和企業家組成的全球網絡,以在全球發起初創活動、刺激經濟擴張及促進社區發展,並在教育和政策等創業生態系統的關鍵領域尋求方案。[14]

參考榜樣

參考榜樣對支持女性企業家成長至關重要。儘管不少知名女性商業領袖可以作為學習對象,但女性可以透過建立本地網絡和輔導計劃互相扶持。當然,男性和女性均可各司其職,向由女性經營的企業購買產品、為女性企業家提供資金,以及協助女性融入他們的圈子。

各國政府亦要發揮作用。例如,新加坡正全面審視影響女性的問題,促進性別平等和尊重女性的觀念轉變。[15]政府也可以推出加速和培育項目,為女性經營的企業提供撥款、小額信貸和培訓方案,同時鼓勵婦女參與女性人員比例偏低的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等領域。

隨著經濟開始擺脫疫情的陰霾,逐步復甦之際,我們顯然必須建設更平等、包容和可持續發展的經濟模式。我們應該竭盡所能為女性企業家提供支持,並鼓勵各國政府制定促進性別平等的經濟和社會政策,讓經濟取得更強勁、可持續和公平的增長。

[1] https://www.unwomen.org/en/what-we-do/economic-empowerment/facts-and-figures

[2]世界銀行。(2020)。勞動力參與率,女性(占15歲以上女性人口的百分比)(國際勞工組織模型估計),世界[數據集]。世界銀行數據庫。

[3] https://www.mckinsey.com/featured-insights/diversity-and-inclusion/women-in-the-workplace

[4] https://www.ilo.org/wcmsp5/groups/public/---dgreports/---inst/documents/publication/wcms_577685.pdf p. 1

[5] The 2019 State of Women-Owned Businesses Report:主要趨勢概要,美國運通,2019年。

[6]《2018/2019年全球創業觀察》,第41頁 https://www.gemconsortium.org/report/gem-2018-2019-global-report

[7] https://news.crunchbase.com/news/global-vc-funding-to-female-founders/#:~:text=Crunchbase%20data%20show%20that%20not,to%202.8%20percent%20in%202019.

[8] https://assets.ctfassets.net/jh572x5wd4r0/7qRourAWPj0U9R7MN5nWgy/711a6d8344bcd4fbe0f1a6dcf766a3c0/WVC_Report_-_The_Untapped_Potential_of_Women-Led_Funds.pdf

[9] https://www.forbes.com/sites/brockblake/2019/10/14/women-business-capital/?sh=637098d3173e

[10] https://www.imf.org/external/pubs/ft/fandd/2020/03/pdf/africa-gender-gap-access-to-finance-morsy.pdf

[11]《全球群眾募資調查報告》(Women Unbound: Unleashing female entrepreneurial potential),第4頁 https://www.pwc.com/gx/en/diversity-inclusion/assets/women-unbound.pdf

[12] https://www.forbes.com/sites/geristengel/2018/04/18/how-to-increase-angel-funding-for-women-entrepreneurs/?sh=66ff12de762e

[13]Niels S. Bosma、Thomas Schøtt、Siri A. Terjesen和Penny Kew。《全球創業觀察2015/2016:關於社會企業家的特別報道》。全球創業研究協會,2016年。第21頁。www. gemconsortium.org

[14] https://www.womenseday.org/about-us/our-story/

[15] 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singapore-to-conduct-review-of-womens-issues-to-inculcate-mindset-change-for-ge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