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市贫困的严重性
#SRI — 24.11.2019

亚洲城市贫困的严重性

urban poverty

毫无疑问,城市化作为影响力极大的大趋势,其变革性质正在重塑我们的世界。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大量的人口居住在贫民窟。

尽管城市贫困问题并非新鲜事,但其普遍性已变得越来越令人担忧。联合国的第一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就是在世界各地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根据联合国估计,至少有10亿人生活在城市贫困地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保健、清洁水源和卫生设施[i]。而这进一步衍生为对食物和住房等基本需求缺乏安全感。

鉴于90%以上的城市贫民窟都来自中低收入国家,这个问题显得更加严重。

例如,亞洲城市的貧窮人口已呈顯著上升趨勢:

  • 世界银行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生活在贫困线(每天1.9美元)以下的7.83亿人口中,约33%生活在南亚,9%生活在东亚和太平洋地区[ii]
  • 贫困线上调至每天3.20美元时,贫困人口上升至12亿人[iii]

这些快速发展的国家似乎也成为其自身经济成功的受害者——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迁离农村地区,并期待能在“城市化”进程中受益。因此,尽管经济增长在中国和印度等国产生积极影响,帮助数百万人摆脱贫困,但各国内部和国与国之间发展的不平衡已成为区内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

如果任其发展,问题只会恶化。根据联合国预测,截至2050年,亚太地区居住在城市的人口将从目前的23亿多人(占该地区总人口的一半以上)上升至35亿人。根据美世(Mercer)2019年全球城市‘生活成本’调查,全球10个生活成本最昂贵的城市来自亚洲[iv]。

亚洲一直以经济和社会充满活力并且具有光明的前景而感到自豪,但上述问题却对此带来巨大的阻力。从根本上讲,城市儿童所面临的营养、教育和医疗保健不足,将会扼杀人力资本的发展和生产力的增长。

2019 city rankings

2019年城市排名

资料来源:美世2019年城市生活成本排名

陷入进退维谷的困境?

很明显,单靠亚洲的快速经济增长并不足以使贫困人口摆脱城市贫困问题。

可能这是意料之中的,因为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大多数是房屋质量差、人满为患、缺乏基本的卫生设施和排水设备,很难有机会进入公办学校,并且所处地区经常是受到气候变化不利影响风险更高的地区。

然而,随之而来的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有可能破坏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例如,妇女特别容易遭遇与城市贫困相关的风险,因为她们获得有偿工作和教育的机会更少,时间也更少。

这使得与城市化相关的前景——更好的工作、更高的薪水和有更多机会获得基本服务——成为亚洲太多人遥不可及的梦想。

根据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IIED)资料,由于大多数贫困的定义和衡量方法完全基于收入水平,而有关城市人口的食物成本和其他需求的门槛设置太低,因此问题将会变得更加严重[v]

努力寻找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在努力应对亚洲许多经济体日益严重的城市贫困的挑战中,更加谨慎地管理区内快速的城市化进程尤为关键。

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认为,解决不平等和包容将是此议程的核心所在。

在某些国家被证明有效的政策,都基于一系列的经济包容、空间包​​容和社会包容。成功的证据是多种多样的:

  • 例如,为了将城市贫困人口与就业市场联系起来,河内(越南)已经建成现代化道路网络;在广州(中国),非机动车交通已连接公共汽车快速运输系统[vi]
  • 为了促进空间包容,综合城市规划创造了连通性和可负担得起的交通方式,从而降低通勤成本并扩大就业机会。此外,低收入融资、租赁计划或租住权保障可拓宽土地和住房的选择范围,限制贫民窟的增长,并在长期增加土地价值
  • 事实证明,通过承认所有居民的权利,而不论其身份、收入状况、种族情况或原籍地,并针对城市居民制定针对性的社会安全网计划,社会包容性的好处在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已经证实是行之有效的

鉴于大多数决策者似乎低估城市贫困的规模和深度,因此这些目标将变得更加难以实现。

但是各种倡议计划仍可发挥作用。例如,联合国大会指定每年的10月31日为世界城市日,就是旨在实现包括解决城市贫困问题在内的其他目标。

在2019年,“改变世界:创新并为子孙后代营造美好的生活”的主题一直集中在通过以下四个主要方面实现可持续的城市发展:

  • 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利用数字创新来提供城市服务的重要性,从而提高生活质量和改善城市环境
  • 展示可以创造更具包容性城市的前沿技术
  • 提供城市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机会
  • 探索前沿技术如何促进城市的社会包容[vii]

另一个潜在的解决方案是,从一开始就通过专注于农村发展来减少城市移民。

中国就因此类壮举而获得广泛赞誉;联合国已明确表扬浙江西南部松阳县的做法,该县通过采用低成本创新技术改造农村地区,从而提升各村庄的生活水平。该县的农民可通过电子商务平台与全球消费者建立联系[viii]

假设政府和私营部门的关注越来越多,在亚洲的大部分城市中,提供低收入住房仍然是减少城市贫困的最实用方法之一。

这要求政策议程纳入具体的住房发展改革、税收补贴、平等获得信贷、更健全的租住权法和增加对住房服务的投资,以此作为激励公平获得各种城市资源的工具。

按照这些思路,亚洲社区行动联盟是另一条可以考虑的途径。该联盟的计划通过向低收入社区提供小额补助金和支持来挑战传统的融资模式。

该计划以及其他各种政策主导的方案,也为那些希望带来积极社会影响的投资者提供了新的方式,可在其理想的可持续投资策略中加入特定的计划或项目。

考虑到在2030年之前消除城市贫困所面临的挑战的规模和复杂性,这些方案似乎拥有无限的增长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