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I — 20.01.2021

重建經濟和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的歷史契機

法國巴黎銀行財富管理亞太區行政總裁滕雅諾

我們預計疫苗研發將穩步取得進展,加上成功解決銷售物流問題之後,2021年的經可望強勁復甦,因此淨零排放會成為下個目標。

tackle climate change

經歷非比尋常的2020年之後,亞太區投資者渴望更加了解將於2021年出現的趨勢。去年的全球新冠大流行、防疫封鎖措施和波動市況均是史無前例。渡過歷來最急速的世紀經濟衰退,公眾對來年前景感到焦慮亦屬人之常情。

全球經濟命運受單一因素影響的情況甚為罕見,但是我們現在身處的是非比尋常的時期。新冠肺炎疫苗能否順利接種及疫情是否因而有效受控,將決定2021年的經濟復甦表現。我們的投資策略師預計,疫苗研發過程有望穩步推進,而銷售物流問題成功解決之後,2021年的經濟可望強勁復甦

以更環保的方式重建

同時,低碳經濟轉型有望在未來數年取得重大突破。新冠疫情不僅沒有令政策制定者和企業忽視氣候變化帶來的威脅,事實上更增強他們實踐《巴黎協定》目標的決心,但任重而道遠。

《巴黎協定》的目標是將全球變暖幅度控制在工業化之前水平的攝氏2度以內,因此全球經濟必須在本世紀中段達致淨零碳排放。如要實現這個雄心勃勃的目標,便需要徹底改變大多數國家所依賴的碳密集及集中式的能源生產和銷售體系。各國要轉為使用更分散的模式、可再生能源和創新技術,並為碳排放設定適當的成本。

我們過往會憂慮減少排放等於增長放緩,但這種擔憂正在消退,因為有研究顯示,能源轉型和可持續的基建項目其實需要對經濟進行大量投資,並將創造新的就業機會。

例如,法國一項在2019年進行的大型研究指出,碳中和及經濟持續增長相輔相成。美國總統拜登承諾將在上任首日重返《巴黎協定》,而作為佔全球碳排放量比重最高的地區,亞太區也在不斷加大推進淨零排放的力度。中國承諾在2060年之前實現脫碳,引起全球關注,日本和韓國則承諾在2050年前達致零排放。

新協議

中國的2018年可持續交通基礎設施建設三年計劃,以及歐盟的「綠色新政」和復興措施基金均為這些項目提供撥款。在美國大選期間,拜登亦承諾於首個任期向清潔能源和可持續基建業投資二萬億美元。

能源轉型將如何實現?首先,各國政府需要提供碳定價框架。世界銀行碳價格高級別委員會要求,把全球碳價格設定在每噸40美元至80美元之間,使行業能夠反映包括對環境造成的影響的全部碳成本。

政策亦應繼續支持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太陽能、風能、水能和地熱能等都是相當成熟和成本漸低的技術-但國際可再生能源署的數據顯示,亞洲的85%能源消耗仍來自化石燃料。

氫氣在協助部分工業流程和各種運輸方式實現脫碳方面擁有強大的潛力。此外,碳捕捉和儲存(CCS)等技術,以及有助向電網平穩輸送可再生電力的公用規模電池設施,亦擔當重要的角色。

我們認為沒有任何單一可再生能源能夠主導所有領域,但確信為能源轉型提供融資是一個極具吸引力的長期投資機會,對地球的未來亦至關重要。雖然發電、儲電和配電的投資機會具有多樣性和複雜性,因此對相關企業進行多元化投資將獲得回報。

影響力投資

對那些希望尋找機會投資於淨零排放轉型相關行業的人士來說,我們預計他們將迎來好消息。未來幾年,可再生能源技術的重大進展有望降低能源的生產和儲存成本,而這些改變將獲得政府政策及其相關的基建開支計劃的支持。此外,消費者傾向選擇更環保的商品,從而帶動正面的情緒。

在過去三年,社會責任指數和ESG指數的表現優於全球股市基準指數,而去年的巴克萊MSCI全球綠色債券指數亦跑贏相等的全球總信貸指數,取得更佳的回報和更低的波幅。

聚焦於技術創新、設備製造,能源儲存和配電設備(包括電池及其生產材料)的公司股票,可望為投資者帶來可觀的回報潛力。

坐言起行

去年全球央行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而採取大規模緊急措施,形成了2021年的經濟格局。聯儲局於2020年3月中減息至零水平,並宣布7,000億美元的量化寬鬆計劃,其後不久更表示將歷來首次購買企業債券。隨著支出持續高於收入,我們相信聯儲局將維持低利率,為政府龐大而趨升的赤字提供資金,同時維持量化寬鬆政策。

我們預期2021年全球經濟將增長5.2%,並由於美元走弱而導致通脹微升(我們預計美元兌歐元匯率將在今年底達到1.25算)。隨著股市上漲,債券收益率將緩慢上升,而周期性行業將在復甦初期率先上升。整體而言,對於投資者來說,目前的環境似乎相當利好風險投資。

經歷2020年出乎意料的情況後,我們預期2021年的衝擊將會減少。經濟逐步恢復正常,確實要歸功於正在研發約70種新冠病毒疫苗的科學家、醫療專業人員和義工。

在他們的努力下經濟得以重啟,為我們帶來重建經濟的歷史契機,以應對氣候變化的重大挑戰。誠如我們集團行政總裁所說:「世代的鬥爭」正推動各個經濟環節變革,而隨著這種變革加速,投資機會亦會增加。

以上文章首先發表於《財經時報》(新加坡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