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影響作為企業主要表現指標
#SRI — 26.02.2018

社會影響作為企業主要表現指標

傳統上,精英企業家總是將利潤作為企業成功的主要指標。最近,2018年法國巴黎銀行全球企業家報告揭示,精英企業家界定企業成功的指標發生了顯著變化。

Social impact as business KPI

如今,成功的企業家不僅僅滿足於金錢回報,他們將經濟貢獻及利潤視為企業必需,而非定義企業成功的指標。相反,他們試圖從商業活動對環境及社會的影響角度來審視其重要性。

本文審視了社會影響作為企業主要表現指標的出現,並詳細介紹不同類別精英企業家之間的趨勢。

對成功定義的轉變

在我們的2016年全球企業家報告中,僅有10%的精英企業家將社會影響作為其個人成功定義的一部分。今年該比率已顯著上升至39%。

儘管大多數企業家依然認為利潤是衡量企業成功的首要指標,但社會影響現已超越其他目標(例如將企業轉移到下一代或實現初始投資盈虧平衡),成為企業第二要務。

如今,對全球企業家而言,發揮社會影響已成為一項主要表現指標(KPI),在該方面作出改善亦成為許多人的個人目標。

今日的企業家只有在以創造就業機會及推動他人職業發展來改善人們生活時,才會將自己定義為偉大的商業領袖,而不再單純關注財務指標。

走在前沿的千禧世代企業家與發展市場 

在千禧世代企業家(35歲及以下的企業家)中,認為社會影響是企業成功衡量標準的比率甚至更高,為46%,遠高於我們報告中調查的所有精英企業家39%的平均水平。

與嬰兒潮世代企業家(55歲及以上的企業家)相比,千禧世代企業家似乎尤其具有社會責任感。在嬰兒潮世代企業家中,僅有28%將社會影響視為成功的標誌。在36至54歲的企業家中,認為社會影響乃關鍵績效指標的比率為38%,與平均水平相若。

Entrepreneurs viewing social impact as KPI

資料來源:2018年法國巴黎銀行全球企業家報告

就地域差異而言,社會影響作為關鍵績效指標在發展經濟體中更為普遍。近65%的中國企業家使用社會成就來定義成功。

在其他亞洲國家/地區,如台灣、印度及印尼,該趨勢仍在持續。另一方面,在成熟的市場經濟中,企業家在審視其企業成功時通常不考慮社會成就。

我們可以看到,並非所有精英企業家對社會責任均持相同意見,他們對社會影響作為表現指標的看法受到人口及地理因素的影響。此外,年齡亦會影響企業家對社會影響的重視程度。

年輕世代的企業家將自身視為肩負更廣泛責任的世界公民,他們成長在一個面臨氣候變化及高失業率等全球緊迫問題的時代。

評估主要表現指標的成功

儘管千禧世代企業家將社會影響作為一項衡量表現指標,但他們並不滿足於目前在該方面取得的成就。不到一半(48%)的千禧世代企業家認為,他們對環境及社會產生了令人滿意的影響,而更多的可能表示對其初始投資所得利潤表示滿意。

產生社會影響是未來需要改進的優先領域。

儘管較少嬰兒潮世代企業家將社會影響作為衡量成功的指標,但他們對自身的表現更為樂觀。66%的嬰兒潮世代企業家認為他們已在產生社會影響方面取得了成功。嬰兒潮世代企業家通常更積極地看待自己在商業上取得成功的能力以及他們個人表現的各個方面。

然而,在回顧他們迄今的總體企業家成就時,情況則正好相反。千禧世代企業家對自己的平均評分為8.3分(滿分10),而嬰兒潮世代企業家的平均評分為7.8分,與X世代企業家7.7的平均分接近。

我們可以看到,儘管千禧世代企業家比老世代企業家更滿意自己在企業家精神方面的整體成功,但就個人表現衡量(如社會影響)而言,他們對自己的進步更為挑剔。

Entrepreneur satisfaction with achievements

資料來源:2018年法國巴黎銀行全球企業家報告

2018年全球企業家報告強調,精英企業家對社會責任各方面的重視程度顯著提高,導致企業成功的評估方式發生變化。越來越多的企業家將社會影響作為衡量企業績效的一項關鍵績效指標,使之在歷史上首次成為僅次於利潤的第二重要衡量指標。

我們已在早期的全球企業家報告中看到該趨勢,我們預計未來該趨勢將會持續。由於千禧世代企業家認為他們要實現自己的社會影響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因此我們很可能會在未來幾年看到千禧世代企業家在社會及環境領域採取更多舉措。

法國巴黎銀行將繼續跟進該等轉變,並定期分享調查結果。與此同時,欲了解更多見解,請參閱完整的2018年法國巴黎銀行全球企業家報告,或按一下下列連結進行下載。